August 13, 2022

不過論文的目的並不是在於提出多了不起的創見,而是要透過這種方式證明自己有整理、消化、總結所學,再加上一些自己的論述,以合理的語言品質表述出這樣的成果。

當然,如果其中藉由所學和研究來生出一些全新的東西,那就更好了。參考資料當然沒問題,但重點必須是整個架構和論述必須是「自己的」。

總之,「過程」的重要性應該佔70%,最後的「呈現」只有30%;至少碩士程度的論文是如此。

然而,我相信有很多論文連這樣的基本要求都達不到(所以這樣不應該拿到學位)。不過在真實世界中,有太多洗學歷的、與人為善的、把論文當作形式的,在上下交相賊的環境下把「論文」變成了一種可笑的雞肋。

更可笑的是,拼拼湊湊也就罷了,還花錢請別人拼拼湊湊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論文到底寫了些什麼,等到抄襲爆出來之後才發現自己是最後一個知道的。

雖然沒有寫過什麼了不起的東西、也沒創立過什麼厲害的理論,但「不抄襲」是我從會寫字到現在奉行的一個原則。當然我會閱讀、消化大師的東西,但一定會加上自己的想法來呈現;如果沒有想法,就是列為參考資料加上連結和附註。

我自己的寫作量應該比一般人多一些,所以在「都自己寫」、而且「盡量不唬爛」的原則下要有這樣的寫作量,其實是蠻辛苦的一件事情,不過我已經習慣了、而且還算是樂在其中。

我並不怕寫不出東西來(當然品質不要太計較),而是經常焦慮沒有好的題目、以及缺乏讀者互動(後者是個長年問題,也有讀者跟我溝通過想法,但是一直沒有太大起色)。

至於那些拼湊論文的、找人代拼的、或是內容抄來抄去的「搬運工」(這是比較好聽的說法,包括人和媒體在內),在我的心中都是鄙視鏈的一環,只是平常不講出來而已。

Powered by Fruition